首页 > 科研工作 > 科研成果 > 正文


【转载】河大影视研究:推进媒体深度融合:我国新型主流媒体建设的“顶层设计”

【内容摘要】“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建设新型主流媒体”,我国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从“相加”到“相融”阶段全面迈进的深化改革号角声闻,“移动媒体优先发展战略”、“采编发流程再造”、建设“中央厨房”、强化“全媒人才培养”已经成为传媒业深化改革新阶段的努力方向。

【关键词】媒体融合 传媒改革 新型主流媒体

【基金项目】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科青年基金项目“‘互联网+’视域下电视融媒体产业创新发展研究”【项目编号:16YJCZH020】的阶段性成果。

【文章来源】《声屏世界》2017年第2期

640.jpg

2017年1月5日,中宣部在人民日报社召开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工作座谈会,总结交流近两年来的经验和做法,理清思路,明确方向,对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工作进行安排部署。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奇葆做了题为《推进媒体深度融合打造新型主流媒体》的讲话,重点讲了六个方面的意见:一是坚定不移推进媒体深度融合。二是确立移动媒体优先发展战略。三是突破采编发流程再造这个关键环节。四是抓好“中央厨房”建设这个龙头工程。五是强化全媒人才培育这个重要支撑。六是加强媒体深度融合组织领导。这一讲话,指向明确,思路清晰,推进媒体深度融合,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媒介生态下我国新型主流媒体建设的“顶层设计”。

一、“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建设新型主流媒体”深化改革的序曲

2014年8月1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习近平总书记在会议上强调,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要遵循新闻传播规律和新兴媒体发展规律,强化互联网思维,坚持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优势互补、一体发展,坚持先进技术为支撑、内容建设为根本,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在内容、渠道、平台、经营、管理等方面的深度整合,着力打造一批形态多样、手段先进、具有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建成几家拥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形成立体多样、融合发展的现代传播体系。[1]由此,我国“媒体融合”改革热潮迅速掀起。

加快推动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一跃成为我国传媒业全面深化改革的国家战略。从新闻舆论工作的角度来看,“受众在哪里,舆论阵地就在哪里”。互联网时代的媒介生态环境变化,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带着体温”的手机社交媒体,其使用的频率和用户黏度,对于报纸、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受众市场带来巨大的冲击。报纸发行量、广电收听收视率,迅速下滑。传统媒体渠道优势消失殆尽,“单向传播”让位给“点对点的多向传播”,传统媒体的“互联网化转基因”势在必行。从传媒经济发展来看,“受众经济学”的逻辑依然强大。互联网时代媒介竞争对于受众市场的争夺更加白热化。移动化、智能化、互动化、个性化、社交化等等,统统指向用户体验和市场份额。

在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改革大潮中,央媒改革的实践探索和经验日渐明晰:[2](1)人民日报社“加速迈向新型主流媒体”,试行全媒体平台“中央厨房”,“实现记者一次采集,编辑多次生成,渠道多元传播”。(2)新华社“推动媒体融合发展,构建现代传播体系”,打造“新华全媒头条”,适配多种终端,以先进技术引领和推动融合发展,实施“全媒记者”、“全媒编辑”培养方案。(3)中央电视台“面向移动互联网,建设‘4G视频传播中心’”,建设以“央视新闻”为品牌的多媒体新闻集成平台,以“央视影音”客户端为中央电视台内容的新媒体发布平台。

此外,以视听媒介为例,全国范围内,北京广播电视台的“大媒体”平台、湖南广播电视台“芒果TV”、湖北广播电视台“摇电视”、河南新闻出版广电局的“大象融媒”等,传统广电机构都在运用互联网思维开拓创新,探求媒体融合转型,尽力保持主流媒体影响力和传媒受众市场份额占有率,争做“新型主流媒体”。

2016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就融合发展发表重要讲话,提出了“融为一体、合而为一”的明确要求。我国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从“相加”向“相融”迈进。

关于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的深度融合与发展,人民日报社的实践探索和研究结论是:[3]“媒体融合的坐标”,应“以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为基础”,“以全媒体平台的建设为路径”,“以积极拥抱新技术为抓手”。首先,手机用户规模迅速扩展,移动终端已经成为用户获取新闻资讯的首选工具。其次,以用户为中心的“中央厨房”工作机制,打通了新闻生产的各个环节,加速了记者与“两微一端”的高效对接。最后,大数据分析、实时引擎搜索、云计算技术、虚拟现实等在互联网时代对用户有着至关重要的吸引力。这些真知灼见,为我国媒体融合改革的深入推进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当然,“融合媒体编辑部”在欧美也有失败的先例。国内传媒机构在是否投入巨资建设“中央厨房”的问题上难免会有踌躇。在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国内传媒业深化改革的关键时刻,刘奇葆部长《推进媒体深度融合打造新型主流媒体》的讲话,毋庸置疑地展现出中共中央坚定推进媒体深度融合改革的决心和勇气,给全国各级传媒机构以深化改革的信心和动力。

二、从“相加”到“相融”:推进媒体深度融合的“顶层设计”

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的融合发展,如何才能从“相加”实现“相融”?刘奇葆部长《推进媒体深度融合打造新型主流媒体》的讲话给出了答案:[4](1)顺应移动化大趋势,强化移动优先意识,实施移动优先战略。一是打造移动传播矩阵。传统媒体进入移动传播领域,需要关注新闻客户端发展,推动移动媒体建设,形成载体多样、渠道丰富、覆盖广泛的移动传播矩阵。二是创新移动新闻产品。重点在“准”、“新”、“微”、“快”上下功夫,打造与主流媒体品格和气质相一致的移动新闻精品。三是紧盯移动技术前沿。运用好大数据、云计算、VR、无人机等现有技术,研发全息摄影、机器人写作、物联网、AR等亟需技术。以先进技术为支撑,用最好、最新的技术提升采编能力,拓宽传播领域。(2)重构采编发网络、再造采编发流程,攻克新型主流媒体建设的“腊子口”。首先,要正确处理“统”与“分”的关系,精心设置组织架构,形成“一次采集、多种产品、多媒体传播”的工作格局。其次,分层级构建新型采编发网络。新型融媒体采编发网络的基本架构,可以由指挥调度中心、采编发联动平台、采访编辑技术各部门、各媒体总编辑室等方面组成。再次,创新媒体内部体制机制。要按照新的业务流程调整机构设置、人员配备,建立采编分离、全媒体生产的运行机制。(3)“中央厨房”是融媒体的中心,是推进媒体深度融合的“标配”和“龙头工程”。建好用好“中央厨房”,一是要搞清楚什么是“中央厨房”,二是要搞清楚“中央厨房”怎么建,三是要搞清楚“中央厨房”怎么用。(4)全媒传播需要全媒人才,媒体核心优势是人才优势。要把全媒人才培养摆在突出位置,采取切实有力举措,加快打造一支数量充足、素质过硬的全媒化集团军。一要引导现有人员向全媒记者、全媒编辑、全媒管理人才转型。二要促进高校新闻院系与新闻单位的对接交流,抓好后备人才储备培养。三要完善人才激励机制,吸引凝聚全媒体内容生产、技术研发、经营管理等方面急需的高端人才。

笔者以广播电视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为例,对照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2016年7月18日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快广播电视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意见》。其中,对于广播电视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主要任务阐述要点如下:[5](1)树立深度融合发展理念。以深度融合思维统领广播电视发展顶层设计和媒介资源配置,推动广播电视媒体与新兴媒体融为一体、合而为一。(2)加快融合型节目体系建设。坚持内容为王,增强广播电视台的节目原创能力和节目集成能力,构建面向多渠道、多终端传播的节目资源体系。(3)加快融合型制播体系建设。整合升级现有制播平台的计算、存储和网络资源,统筹各类采编渠道和各种播出方式,构建集采编、制作、存储、发布、安全管控、运营于一体的广播电视制播云平台。(4)加快融合型传播体系建设。统筹广播电视网、电信网、互联网等多种信息网络,构建泛在、互动、智能并具有信息安全保障的节目传播覆盖体系。(5)加快融合型服务体系建设。努力寻求广播电视与政务、商务、教育、医疗、旅游、金融、农业、环保等相关行业合作与融合的有效路径,积极参与智慧城市、智慧乡村、智慧社区和智慧家庭建设。(6)加快融合型技术体系建设。抢占网络信息技术制高点,开展云计算、大数据、智能技术等关键技术研发和应用,完善以云平台、大数据等先进技术为核心的广播电视融合技术支撑体系。(7)加快融合型经营体系建设。树立一体化营销理念,把增强广播电视媒体整体实力作为主要经营目标,推动各类经营性业务协同发展。(8)加快融合型运行机制建设。按照媒体融合发展需要,重构广播电视业务流程和运行机制。以广播电视新闻制播为基础,打造新闻信息的“中央厨房”,做到一次性采集、多媒体呈现、多渠道发布。以融合性业务为核心,整合广播电视资源,做大做强广播电视主业。(9)加快融合型人才队伍建设。探索人才激励措施,建立科学合理、适应新媒体特点的人才激励机制,凝聚人才,激发活力,鼓励创新,调动从业人员融合发展积极性。

上述两者堪称我国推进媒体深度融合的“顶层设计”和广播电视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顶层设计”。两相比较,可以看到刘奇葆部长《推进媒体深度融合打造新型主流媒体》的讲话,对于加快推动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深度融合的要点更加明确,重点也更突出。“移动优先”、“流程再造”、“中央厨房”等,为广播电视媒体与新兴媒体进一步深度融合指明了方向。

三、“中央厨房”: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深度融合的“龙头工程”

关于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议题,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奇葆先后在《人民日报》发表了两篇署名文章。一篇是2014年4月23日第6版的《加快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另一篇是2017年1月11日第6版的《推进媒体深度融合打造新型主流媒体》。这两篇文章主题相近,时间相差两年多,一篇发表在我国传媒业“媒体融合”改革前夕,一篇发表在“媒体深度融合”的关键阶段。两者对照,更容易看出我国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深化改革的进展状况。

《加快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一文,开宗明义地指出:“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是党中央着眼巩固宣传思想文化阵地、壮大主流思想舆论做出的重大战略部署”。全文要点如下:[6](1)推动媒体融合发展是一项紧迫的战略任务。从媒体发展格局、舆论生态变化、意识形态安全看,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刻不容缓。媒体融合发展是传媒领域一场重大而深刻的变革。(2)努力形成适应媒体融合发展的观念和认识。一是树立一体化发展观念。二是强化互联网思维。三是增强借力发展意识。四是发扬攻坚破难精神。(3)瞄准和利用最新技术推动融合发展。一是利用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推进新闻生产。二是利用移动互联技术实现弯道超车。三是利用4G技术发展网络音视频。四是利用微博微信技术拓宽社会化传播渠道。(4)进一步增强媒体信息内容的核心竞争力。一是在品质上追求专业权威。二是在传播上注重快捷精简。三是在服务上注重分众化互动化。四是在展示上实现多媒体化。(5)建立适应融合发展的组织结构、传播体系和管理体制。一是重组媒体内部组织结构。二是构建现代化的立体传播体系。三是建立科学有效的媒体管理体制。

《推进媒体深度融合打造新型主流媒体》一文,则是在我国全面深化改革的进程中,对于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从“相加”到“相融”阶段进路的“操作指南”。两文对照,可以发现,《加快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像是我国传媒业深化改革的战略号角,较为宏观,重在对思想认识和观念的引领,《推进媒体深度融合打造新型主流媒体》是改革进入“深水区”的战术指导,更为具体,重在推进媒体融合改革进入新的阶段。其中,对于“中央厨房”建设问题的探讨,更是细致入微,极具指导性和操作性。文章明确指出,“中央厨房”就是融媒体中心。推进媒体深度融合,“中央厨房”是标配、是龙头工程。在融媒体采编发网络中,“中央厨房”既是硬件基础和技术平台,也是大脑和神经中枢,应具备集中指挥、采编调度、高度协调、信息沟通等基本功能。在“中央厨房”的硬件、软件配置问题上,明确指出“四个一”的“中央厨房”建设的基本标准:(1)“要有一个工作平台,保障采访、编辑、技术各部门代表集中办公,开展常态化工作”。(2)“要有一个技术支撑体系,打好底层技术基础,配好硬件设施,为采编发网络稳定运行提供可靠技术保障”。(3)“要有一个全媒体内容管理系统,加强稿库、资料库建设,汇集各种稿件、节目素材、新闻背景资料,集成各种编辑软件工具,为记者编辑获取新闻线索、查阅背景资料、创作多媒体稿件提供支撑”。(4)“要有一个传播效果监测反馈系统,及时对本媒体稿件、节目传播力影响力作出评估,及时发现舆情热点和参考选题,从而有针对性地调整传播内容和传播策略”。在“中央厨房”怎么用的问题上,强调要“形成一套新的运行机制”,建立总编协调制度、部门沟通制度、岗位值班制度、采前策划制度、线索通报制度、效果反馈制度等,确保“中央厨房”与采编发网络紧密结合、无缝衔接。

四、结语

我国传媒业深化改革已进入“深水区”,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顶层设计”一经发布,迅速引起了全国各地宣传系统的连锁反应。新春伊始,豫沪云吉四地先后召开媒体深度融合推进会:[7](1)在河南,2017年1月12日,全省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工作座谈会在郑州召开,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遵照执行中宣部的统一部署,坚定不移推进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深度融合,积极主动建设新型主流媒体集团。2017年1月16日,河南省十二届人大七次会议开幕,在其2017年财政预算中提出,今年计划安排4.8亿元,支持打造一批新型主流媒体,推动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2)在上海,2017年2月3日,春节后上班第一天,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前往上海报业集团解放日报社上观新闻、文汇报社、新民晚报社和澎湃新闻调研媒体改革进展,并召开媒体融合工作座谈会,强调“要保持改革的定力,进一步加快深度融合、整体转型,努力建设新型、现代的主流媒体集团”。(3)在云南,2017年2月5日,云南省宣传系统和各主要媒体代表约120人,走进云南日报报业集团“中央厨房”,现场学习和研讨媒体融合。当天,云南省委宣传部在昆明召开全省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工作座谈会。(4)在吉林,2017年2月7日下午,吉林省推进媒体融合发展创新新闻传播工作座谈会在长春召开,全面部署和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工作。

“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建设新型主流媒体”,我国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从“相加”到“相融”阶段全面迈进的深化改革号角声闻,“移动媒体优先发展战略”、“采编发流程再造”、建设“中央厨房”、强化“全媒人才培养”已经成为传媒业深化改革新阶段的努力方向。

【作者简介】高红波,河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广播电视系主任,硕士生导师,河南大学影视艺术研究所所长,传播学博士,艺术学博士后,主要研究兴趣为广播电视与新媒体、传媒经济与文化产业。

注释:

[1]人民日报社编:《融合元年—中国媒体融合发展年度报告(2014)》,人民日报出版社,2015年,第7页。

[2]中共中央宣传部新闻局编:《中国媒体融合发展的实践与探索》,学习出版社,2015年,第4、25、96页。

[3]人民日报社编:《融合坐标—中国媒体融合发展年度报告(2015)》,人民日报出版社,2016年,第3页。

[4]刘奇葆:《推进媒体深度融合打造新型主流媒体》,人民日报,2017年1月11日,第6版。

[5]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关于进一步加快广播电视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意见》,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网站,http://www.sarft.gov.cn/art/2016/7/18/art_113_31297.html。

[6]刘奇葆:《加快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人民日报,2014年4月23日,第6版。

[7]李国生:《深度融合刻不容缓 转型升级马蹄声声》,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2017年2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