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公告 > 学院新闻 > 正文


阎现章:用责任与使命铸就师德之魂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教师作为一个平凡而又伟大的职业,不仅承载着人类知识与生命的厚度,更是以坚守和进取阐释师德仁心。他们是学府的财富,是莘莘学子的风向标。在河大园里,有这样一位年过半百的教授,他从事编辑事业二十六载后,转身投入编辑教育领域,再度发光发热。三尺讲台,三寸舌,三寸笔,三千桃李,教学七余年,内心的热忱和责任与日俱增,他就是我院编辑出版专业的阎现章老师。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走进阎老师的工作室,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堆满书籍的桌椅和耀眼的红皮证书。

 

农村出身,选择余地较小,1978年参加高考,三战之后,于80年考入河大历史系,因此与百年河大结下不解之缘。回忆起大学生活,阎老师滔滔不绝又娓娓道来。

 

进入大学后,他非常重视自身学术兴趣的培养,好读书,求甚解。为了接触到更多更权威的书籍,他与老师玩起了躲猫猫,不理会禁止入内的规定,偷偷跑到历史系资料室。看到琳琅满目的专业书籍,他仿佛遨游在知识的海洋中。他不仅看,还随身携带小笔记本,边看边记,常常陶醉于满屋的书香中。回忆起这些,阎老师一脸狡黠又憨厚可爱。正是通过努力,本科期间就发表一篇论文。在当时很多本科生还不知道论文写作格式的情况下,发论文并不多见,也因此造成一定影响力,自己便小有名气,对以后的就业有很大帮助。谈起自己的处女作,阎老师又是一脸的自豪。

 

 

1984年,他毕业留校成为《河南大学学报》的一名编辑,从事史学稿件的审稿和编辑学研究工作。这一干就是二十六年,从青葱的小编最终成为名副其实的“老编”,一路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也硕果累累。2002年获得第四届全国出版科学研究优秀论文奖;从2006年到2008年,连续斩获两届国家级中国出版最高奖——中华优秀出版物(论文)奖,据了解,能获此奖,他还属于河大第一人。

 

诸多殊荣加身,但阎老师一直强调,无论是做编辑,搞科研还是从事教育,应当将使命感与责任感放在心里,落实到行动中去,这也是当下最缺乏的。带着压力进行学术研究,用严谨的治学精神构建自己的学术思想体系,为某一研究问题的完善做出自己的贡献。兢兢业业从事编辑教育,将知识与经验传授给学生,培养出新时代急需的综合性人才。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更是这样教育学生的。

 

从业界到学界,华丽转身显担当

 

本着传播知识,培育人才的初心,2010年与我院结缘,从事编辑出版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

 

从编辑到教师,从业界到学界,这个转变是挑战,也是一次自我的提升。阎老师直言。以前只是编辑,但现在到了课堂上,要将内容上升到知识层面与理论层面。

 

转行并不单单是一种职业的转变,更是一种知识体系重构、知识传播方式的改变,也就是说,成功跳槽离不开前期的知识积淀和科学研究。

 

选稿、编稿、审稿及向作者提出修改意见是编辑的本职工作。但有些作者认为编辑没有资格修改,这让编辑很头疼。种种遭遇刺激编辑尽力提高自己的科研水平,做到编研结合。只有在学术领域有所建树,才能够与作者平起平坐,使其心悦诚服地接受修改意见。阎老师表示,他就是通过编研结合来完善自己的知识体系,同时也为自己顺利地拐过头来做教学打下坚实的基础。

 

同时,26年的工作经验,使得他更加注重理论的讲解和实战的结合,将在编辑出版工作与研究中积累的经验融入到课堂案例中,以献身说法的方式进行教学。他举例指出,课本中讲到编辑与作者是同志式的互助合作关系,但实际上很多情况并非如此,也由此启发学生做到理论与实践相结合。

 

编辑育人与教学育人不同,编辑书刊是间接地育人,教学育人则是将研究成果直接影响学生,培养学生,比一本杂志的影响力更大。问及为何转行,阎老师这样答道。由此可见,从编辑到教师,是孜孜不倦的教育精神和培育人才的自身担当支撑起这一重大转变。

 

回归初心,探索学术之路

 

谈起学术研究,他特别强调,要通过研究形成自己的学术思想理论体系,既要宏观又要微观,在某一领域有一定建树,甚至是成为学术发展史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为社会科学研究的发展做出一定的贡献。他把这种精神归入使命感和责任感的范畴。

 

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字空。阎老师特别倡导过去老学者们的学术气节。要想成一家之言,必须具备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坚韧意志,脚踏实地进行读书,积累资料,勤加练习,从一篇文章,到十篇二十篇,日复一日,实现由量到质的转变,终会有所成就,从而在学术界发出自己的声音。

 

他从自身经历讲述,从1996年开始研究出版策划这一课题,至2006年已有十余年,第一本学术著作《出版传播策划学概论》到最后出版成书,可谓是十年磨一剑。在书中,他将处于散乱的七大出版理念,串珠成链,提升到出版思想体系的高度,最后归入当代出版的思想体系中进行审视,对每个理念进行分析,使得原有理念焕然一新,并创造性地提出与时俱进一词。

 

同时,他认为,学者要有自己的学术品位,也就是人品。以三国时的曹操做喻,虽著有《短歌行》等不朽诗句,只因背信弃义而难逃奸臣的骂名。因此学者要提高自己的学术修养,更要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学术研究要有哲学眼光;研究领域不能太死,不能钻牛角尖;要把学术研究当成乐趣;坚持宏观把握,中观控制,微观创新的学术研究原则。阎老师又从以上几点讲述自己的学术研究感悟。坚韧、耐心、勤奋、担当,不忘学术初心,方能探索最佳研究之道,更是为学子提供经验借鉴。

 

师道仁心,不变的热忱

 

阎老师在大学时写了一篇关于赵匡胤杯酒释兵权话题的文章,他的老师看过之后提出引用没有出处的问题,并手把手教他如何查找引文出处等。 正是老师手把手地教,才使我意识到历史文章讲究材料的扎实性。回忆起老师对自己的关心和教育,阎老师一脸感激。

 

吾教承吾师!他将不变的热枕灌输在日常的教学过程中,一代传一代,形成薪火相传的师生关系。阎老师同样要求学生去图书馆抄书,便于积累材料,也是研究写作的重要步骤。

 

他意识到,如今学校中的师生关系因应试教育而屡禁不止地被破坏、扭曲的现象依然存在,因此,他提倡教师要具备情感人文素养,并且身体力行。针对学生的唯唯诺诺,不自信,不敢表现自己,他屡出奇招。例如,让学生在课堂上表现自己的特长。一开始都还有些羞涩,几堂课下来,学生纷纷拿出十八般武艺,在老师和同学的掌声中收获认可,学会自信地展现自己。

 

老师通过独特的课堂互动方式,给大家每个人课前表演节目的机会,或许我们就是在那堂课上又发现同学们身上不一样的闪光点,更发现自己原来也有勇气当众尬歌尬舞。曾表演过相声的学生张学峰声情并茂地说道。

 

让学生展示自我,锻炼他们的语言组织能力、自信心、突出重点的能力以及分享能力,就是为了适应现代社会对人才多层次的需求,促进智德体美全面发展。阎老师道出他的良苦用心。

 

阎老师是一个可敬而又可亲的老师,常常与学生打成一片,与学生是一种亦师亦友亦家人的关系,学生们私底下称他是亲爱的现章爷爷

 

谈到阎老师,编辑系副主任王卫芬这样赞扬道:阎老师是做学问很严谨,为人也很随和而且任劳任怨。每学期排课时,只要他能上的,他都会毫无怨言地接受。作为一名编辑出版人,挑剔的眼光无处不在。平常教研室活动或者在微信群里,随时能听到或者看到阎老师从媒体或者生活中找来的错字错句,以供大家学习。

 

2010年转入新传院,从事教学七年有余,一片赤诚之心奉献于教学研究。对于编辑出版学科的建设,他殷切期盼我院能够将这一省级特色专业继续发扬光大,促进学院屹立于全国优秀新闻学院之林,推动学院能在国家一流学科建设中占据一席之地。

 

PS

采访结束时,他寄语新传即将报到的小石器们:多读书,少说话,广交友。他指出,时光匆匆,读书不易,要多读书,读好书;言多必失,不能夸夸其谈;同学之间的关系要搞好,常言道,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